大琦子是小鸡汁

권 지 용 가장 사랑

我从来也不知道
你那么重要
也不知道
你对我的好
更不会晓
关于你我还有很多话要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:宫渺

路粉的客观

诺安:

1,把证据上交公安,立案调查,用法律还大家公正,给大家真相


2,如果被判被端,所有人无话可说


3,证据不清不楚,无法上交


4,实名告发需承担一定责任,确切度没有人敢承担责任


5,那就是舆论


6,只是舆论,那大家为什么要信


7,公关只是为了不让舆论扩散,不让当事人名誉平白受损


无中生有易,制造舆论易,偏听偏信易,道听途说易


法制社会,这么严重的事情,既然你们有这么“有力”的证据,那就请交由公安系统,也请所有人为自己的话语负责


坚信的是,假的真不了,真的没不了


终点见

醉花阴


    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  又是一年那青丘女君白浅的生辰。折颜奉上亲手所制的桃花酿。
  道:“还是同往年一样,今年念墨渊上神至我这十里桃林,自当重新奉上好酒。”
“好你个折颜,非得师傅来了才肯花心思制新酒,可是偏心。”白浅娇嗔道。
“十七,休得无礼。”远处一玄色身影愈近。墨渊面色如旧。
一切,仍如七万年前昆仑虚时的光景。
“罢了,今日是你生辰,便都随你。”墨渊那终日如一的面色终于有了几分不寻常的情愫,柔软直抵她心。
  折颜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打量,终于启齿道:“此酒,名曰醉花阴。是取那昆仑虚的泉水与繁花所酿,不如尝尝?”
  果然,那白浅早已按捺不住性子,已经饮尽一坛。墨渊轻笑,亦是饮尽那醉花阴。醉花阴乃是昆仑虚的一花一水,自当饮醉花阴,忆昆仑虚往事。终于,往事如水倾洒在墨渊白浅之间。那年的天劫以及生祭东皇钟……天色终于到了落霞云归。白浅已是大醉。却又一直口中念着墨渊。
   “我在。”
正如那年她刚出水牢时胆怯念着师傅的样子。墨渊抚弄着她的头发。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墨渊眼中神情丝毫没有受四海八荒景仰的战神气息,而是极不相称的宠溺。他将她拦腰抱起,缥色的衣裳在霞光的挥洒中褪去清冷,满是柔和,正如白浅于墨渊的情愫。
  终于,到了白浅的房内。“师傅……”白浅轻唤道。墨渊未及回答,唇边便多了一分柔软,恰似夜雨清荷。墨渊本能的抱紧了怀中的人儿。
“无论你是司音,是白浅,师傅一直都在。”
  语罢,墨渊重新吻上那嫣红的唇。唇瓣柔软与小舌不经意间的碰撞让墨渊沉醉,恰如醉花阴。他缓缓压倒那缥色衣衫的女子,轻吻着,吸啜着她那脖颈,雪白的肌肤泛出淡淡红痕,她轻吟着。他继续解弄着她的衣衫,肌肤如雪。她的脸上却泛起了红晕,是醉花阴上头,还是为何?

by:墨柔

点梗

帮人扩

不一定有后面的